5z3r zk3u 4x2g dlf3 yy28 fj9d qvrt xntv qoky zz1v
    火热的身躯突然出现,迟雪鸢立刻就是下意识的朝一号怀里贴了过来。

    一号在昏暗的夜色中低头覆上她的唇,小心的扯开了她身上的里衣。

    不多时,迟雪鸢深深浅浅的哼声就在寂静的夜色中响起。

    而等翌日迟雪鸢醒来时,人依旧是在一号怀里,且已不在大秦王宫内了。

    ……

    才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不着寸缕的躺在陌生男人怀里,迟雪鸢瞬间脸色变得一片刷白,然后颤抖着瞪着一号,“你……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话刚落,泪水已是断线珠子般的滚滚而落。

    她迟雪鸢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是一再被男人玷污羞辱!?

    见她哭了,一号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但很快,他便是抱紧迟雪鸢,吻去她掉落的泪水道:“莫怕,是我,你昨晚寒毒发作,我才不得不这般对你。”

    听到这话,迟雪鸢顿时一愣,然后震惊的抬眸看向一号,“你……你是一号?”

    虽然脸她不认识,但是这声音,分明就是一号。

    一号忐忑的点了点头,然后道:“你是至阴之体,又……又没有修炼过便被破身,所以体内才会开始积累寒毒,我们现在正在前往修真界的路上,你必须尽快去有灵气的地方修炼,不然的话,下次寒毒发作,便是用这种法子,怕也救不了你了。”

    而他怕是一辈子都不敢告诉她的是,当初那个强了她的人……就是他。

    若是早知道他会爱上迟雪鸢,当年他是怎么也不会那样对她的。

    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错已酿成,他能做的,唯有全力弥补她了。

    ……

    而迟雪鸢听到一号的话之后,则是双眼瞪得更大了。

    “你……你是为了救我才……才这样对我的?”迟雪鸢惊呆了,刚才涌起的绝望也是消失了大半。

    看着她震惊的样子,一号有些心虚的别开眼睛,然后点了点头,“嗯,不然你会被冻死的,只有男子的阳气,可暂时压住你的寒毒。”

    听到这话,迟雪鸢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原来一号都是为了救她才不得不这样做的。

    于是下一刻,迟雪鸢便是有些歉疚的看着他道:“抱歉,我不知道……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见状,一号立刻说道:“不用道歉,是我乘人之危了。”

    话落,一号便是一边观察迟雪鸢的表情,一边一狠心,继续说道:“其实,这件事情还不算完……”

    “什么意思?”迟雪鸢疑惑的看着她,因为信任一号,她的眼神全无防备。

    见状,一号差点吞下了到嘴的话,但想到唯有如此才有希望得到迟雪鸢的心,他还是继续道:“意思就是,一次不够,我们至少继续如此半个月,才能将你体内的寒毒彻底镇压下去。”

    这话一出,迟雪鸢先是一愣,随后就是反应了过来,然后脸色腾地一下变得一片通红,同时低下了头。

    结果她低头后就看到了一号小麦色的精壮胸膛,一时间迟雪鸢的表情顿时更慌乱了,然后连忙扯过被子朝自己身上盖过来。

    ……

    看到迟雪鸢的反应,一号心中一动,然后道:“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若是你不喜欢我来帮你的话,那我便为你找别的男子过来,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听到这话,迟雪鸢慌忙说道:“不用!”

    话落,她就是闷头在被子里继续道:“不用找别人……你,你就可以了。”

    一号好歹在她身边呆了十年,换做别人,她可不信的。

    而一号听到迟雪鸢的回答,也是不由得心中一松,然后暗暗勾起了唇角。

    至于他低头看向迟雪鸢发顶的眼神,则是带了一抹势在必得的神色。

    雪鸢,我可是给了你选择别人的机会了!

    既然你不要别人,那以后,便只得有我凌熠一个男人!

    ……

    乘坐灵舟日行万里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第二天傍晚,南宫少霆等人便已是到了距离缥缈峰最近的一座城镇暖城附近。

    在暖城外的森林内降落后,南宫少霆便是将大白收入了魔宠空间之中,然后抱着夜灵兮朝城门口走去。

    不过因为缥缈仙境即将开启一事,暖城内已是人口爆满,冷秋和卿九两人打探了几家客栈,即便是出高价,也是租不到房间。

    见状,南宫少霆直接道:“那我们就在城外扎帐篷吧,明日赶往缥缈峰也刚好需要这些东西。”

    听到这话,冷秋和卿九都是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就是迅速过去置办需要的东西了。

    就在冷秋和卿九去买东西时,南宫少霆则是抱着夜灵兮在附近的店铺转悠,给夜灵兮买了几株对精神力有好处的灵药。

    而等他准备去下一家店铺再看看时,一个模样普通但看起来十分精明的瘦小青年却是突然拦在了南宫少霆面前。

    “这位贵客,您是想买药材的吧?我知道一处地方,保管有你想要的东西。”青年嘿嘿一笑。

    听到这话,南宫少霆微微眯眸,然后神色漠然道:“带路。”

    这人应该是给地下交易场所拉人的,不过这都不重要,越是黑暗的地方,反而能找到好东西。

    ……

    瘦小青年听到南宫少霆冰冷的话,身体情不自禁的瑟缩了一下,搓手指准备示意南宫少霆给跑路费的手,也是下意识的收了回来。

    没办法,这人气场太强,他有点怕怕的。

    但很快,瘦小青年就是恭敬的带着南宫少霆拐入了一家巷道内的杂货铺。

    到了杂货铺内之后,他先是和柜台前打瞌睡的老板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带着南宫少霆朝一个普通而简陋的房间内走去。

    一路上,瘦小青年都在想要怎么提跑路费的事情,但是一看着南宫少霆那凛然的气势,他就是怂了。

    心中暗暗骂了自己几句不争气后,瘦小青年一边继续给南宫少霆介绍情况,一边仍旧去敲面前的黑色大门。

    “在这里交易的人都包裹的很严实,只要您自己小心些不露出破绽,便没有人知道您的身份。交易时大家各提所需,若有意向交易的,双方在桌子下的机关里私下交换即可。”